>

不需要人见证她成长的每一个足印

- 编辑:新濠天网站3559 -

不需要人见证她成长的每一个足印

发布时间:2014/6/5 9:27:52 来源:《当代水产》 编辑:吴佩佩 图片 1我来说两句 图片 2 核心提示:在过去的20年里,粤海是低调而内敛的。不需要人分享她成功的喜悦,不需要人见证她成长的每一个足印。这种气质,这种文化,经过20年的沉淀,给粤海带来了稳步的发展,同时也让其错失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20年磨一剑,王者再出发
在过去的20年里,粤海是低调而内敛的。不需要人分享她成功的喜悦,不需要人见证她成长的每一个足印。这种气质,这种文化,经过20年的沉淀,给粤海带来了稳步的发展,同时也让其错失了一些机会。

但是粤海的竞争力,依然不可小觑。只要是粤海决定做的产品,一定能把它做到极致。

今年的粤海气势如虹,号角响亮。粤海,这个虾料大佬,海水鱼料霸主,发展了20年,依然在不断地攻城掠地,打一座城池建一个饲料厂。此次,粤海将如何实现自己的百万吨级饲料集团的理想,我们拭目以待。

粤海有自己的追求,我们行业的每一个人也有着对英雄的期待。

“最遗憾的是,我们粤海也错过了一些发展机会,粤海应该可以比现在更强、更快、更好。”

《当代水产》:作为公司的掌舵人,您如何评价粤海这20年的发展?

郑石轩:粤海20年,我们总体感觉满意。因为我们从零开始做到现在,在水产行业里有了一个重要的位置。每年都有30~50亿的销售额,1个多亿的利润,也有几千人的员工队伍。而且我们粤海能够年年都有所发展,员工很稳定,收入也保持在行业平均水平以上。我们的员工也能享受粤海比较高的福利、政策,包括休假、保险和补贴等。

在粤海20年的发展里,有不少的员工得到了比较好的发展机会。因为粤海里面的干部很多都是自己培养出来的。虽然其他公司发展速度比我们快,但是他们员工的成长不一定比我们快。因为他们很多都是靠外面请过来的,而我们主要都是靠自己培养的。所以我们员工成长的机会要比其它地方好。

粤海这20年里,为股东创造了很多价值,也让我们的员工获得了比较好的发展机会。在行业里面,粤海地位也在不断地提升,大家能够在粤海里面得到荣誉感、成就感、安全感。做到现在,粤海有了和任何一个大厂家竞争的本钱和实力。

在20年周年之际,我们为粤海定了一个更快的发展战略和举措,一改粤海之前过于低调、求稳的作风。我们从今年开始,会有大跨越发展。经过20年的沉淀,现在的粤海应该处于一个比较好的发展时期。

《当代水产》:粤海从一个国营单位转制发展到今天,拥有13个分子公司,已经很不错。不知您对粤海的现状是否满意?接下来是否有新的想法?

郑石轩:在水产领域里,我们做了20多年,一直都是过于求稳。坚持以利润为中心,坚持优质优价,所以我们的发展比较稳步。总的来说,这20年尽管在市场上遇到了很多问题,也出现很大的起伏变化,竞争非常激烈,但粤海还是能够非常平稳地走过来,年年有利润,年年有发展。

20年里,粤海聚集了能量,也有比较大的实力。因此,20年之后,我们有新的举措,我们在市场上会有更大的发展,我们所聚集的能量在这20年后有个爆发的时间。

经过20年的发展,我们现在设定的目标要比20年前快得多。我们的重点会在淡水鱼料这一广阔市场,也希望在这一板块有重大的突破,在未来的格局里能三分天下。希望用6年时间在淡水料里面,我们能够做到前三位。中国水产业的格局,我认为,我们粤海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《当代水产》:回顾粤海20年发展,您最满意和最遗憾的事情分别是什么呢?

郑石轩:我最满意的是粤海有这帮可以并肩作战的员工。这帮员工,现在能够以粤海为荣,这么多年忠心耿耿地为粤海的发展不断地做出贡献。大家有一种对粤海的依赖、归属感和荣誉感。最遗憾的是,我们粤海也错过了一些发展机会,粤海应该可以比现在更强、更快、更好。

“淡水鱼料我们肯定要做量,如果现在整个饲料里,想要有突破,就必须要上量。”

《当代水产》:其实现在水产料里有前景的品种并不少,为什么会把淡水鱼料作为新的增长点呢?

郑石轩:淡水鱼料我们肯定要做量,现在整个饲料里,想要有突破,就必须要上量。海水鱼料里面无论怎么做,也很难超过100万吨。但是我们在淡水鱼料里若有突破,就很容易到几百万吨。所以要突破量,一定要在淡水鱼料上有所发展,要大规模。

第二,在淡水鱼料里,虽然利润不高,但我们会选择淡水鱼料里利润比较高的品种,以膨化料为主。我们也会走高端、优质优价的道路。现在淡水鱼料里面的利润率很低,我们绝对不会用亏本促销的做法。我们要以质量来取胜,一定要靠质量去冲,以高性价比来做我们的核心竞争力,而不是靠量取胜。

《当代水产》:你们目前在淡水鱼料板块的一些大动作,很多同行认为,会给淡水鱼料格局带来很大的影响,您是否也这样认为?

郑石轩:也不能说影响很大。在淡水料上,海大、通威还在争夺水产饲料第一的宝座,他们之间激烈的竞争应该从3年前开始。从促销、让利、人力布局等开始了激烈的争夺,包括送宝马等等。

应该说,水产饲料的厂家不是很多,但中间的竞争激烈程度比畜禽料还要厉害。可能在畜禽饲料这块,大家打得差不多,胜负排序已经比较明显,大家各安天命,都是好好去赚钱。但水产饲料里,还未分出胜负,海大和通威还是不分上下。我认为,这个竞争必须要有个胜败之后,才会趋于稳定。现在水产料的竞争格局绝对会比畜禽饲料更惨烈。

现在通威提出,不单要做中国水产饲料之王,还要做华南水产饲料之王,广东之王。就是每个区域里面都得有优势,竞争意图很明显。但是海大的整体实力还是很强,可能这两年有一些人员流失,但我认为,海大的竞争实力非常强,海大也是既要在华南、也要在华中、华东取得优势,所以早几年也在华东布下重兵,也要夺下华东的市场。这两个厂家都是要在每个区域里争夺第一。

对于我们来说,现在不会去和他们争什么,我们会在淡水料里,逐步地占一席之地,我们未来和他们的差距会拉得越来越小。在6年之内,把我们的差距尽量缩小。我希望通过不到10年的时间,在销量上与他们接近。

“我们的淡水鱼料布局,未来重点肯定是在珠三角和华东地区,华中市场是第三步。”

《当代水产》:看你们现在的进度,应该不会等10年的时间吧,可否谈谈您的具体规划?接下你们在淡水鱼料上的布局有怎样的打算呢?

郑石轩:我自己也希望用的时间越来越短。但目前与他们的差距确实很大,在淡水鱼料上,他们是200万吨级别的,我们目前才是5万吨,差距是40倍。要赶上他们,10年的计划应该也不是太长。

全国的淡水鱼饲料就是在华南、华东、华中这三大块。我们的淡水鱼料布局,未来重点肯定是在珠三角和华东地区,华中市场是第三步。先珠三角,到华东,再到其他地区。肯定是这样的步伐去考虑的。

《当代水产》:目前淡水鱼料通威海大都做了这么大的一个量,粤海在现在这个阶段才起步,您会通过什么方式去快速上量,然后在淡水鱼料上能够重新确定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,中间会有哪些具体的措施呢?

郑石轩:我们在水产饲料上做了20年,在技术、市场等等方面也都有了很好的经验和理解。也就是这些技术、市场、生产、管理上,我们并不比他们差。所以,我们会把在海水鱼料上的经验和方式,发展到我们的淡水鱼饲料里面去。在淡水料里,我们也有10年左右的研究和关注。这方面,尽管我们发展较晚,但我认为,我们现在所具有的竞争实力,包括技术、管理、对市场的了解上,也不比他们差。目前,我们比他们差的是,淡水鱼料网点布局较少、市场上人员少,但我认为这两点不是核心竞争力。只要我们有决心,我们可以快速地布点,也可以快速增加在这方面的人员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您这边一直比较排斥通过促销手段去做市场,那么按照粤海的优势,应该会通过技术配方去给养殖户创造更好的效益?

郑石轩:对。应该说适当的促销是有意义的,但我不主张以太大的促销,这个有点变味了。我们重点还是体现粤海的性能价格比。所以我们的产品不会去低价经销,也不会高额的赊销。而是要通过用户用我们的产品感觉到更划算,物有所值,而去选择我们的饲料。因为我们做饲料务必要坚持我们的原则,就是一定要给用户带来更大的利益,而且这方面我们具有很强劲的技术和管理能力,所以我们完全能够为大家做得更好。

《当代水产》:市场布局方面,你们第一步已经在做罗非鱼了,第二步打算是做什么品种呢?

郑石轩:华南地区的罗非鱼料做得不错,主要在粤西、海南。然后珠三角的草鱼料,我们去年也反响很好。接下来做华东地区的鲫鱼、青鱼等,然后做北方鲤鱼等产品。但我们的鲤鱼会相对慢一点。现在主要是做罗非鱼料、草鱼料、青鱼料,而且也是以膨化料为主推产品。

《当代水产》:现在珠三角比较热的生鱼料等,你们会不会涉及?

郑石轩:生鱼料我们把它归为高档水产料的范围,这个我们更加占有优势才行,我们把鲈鱼料、生鱼料、白鱼料这些都归为高档鱼料的范畴。高档水产饲料本身就是我们必须要占有优势、扩大优势的产品。

《当代水产》:在量方面,要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,从几万吨上升到200万吨,是否会在华南、华中建立新厂呢?按照现在淡水鱼料的产能上来看,要建不少于10间的新厂吧?

郑石轩:我们也可以通过合作的方式,不一定全部靠建厂。未来6年内肯定不低于10家。我们希望促进的是良性竞争,而不是走恶性竞争道路,既伤害人家,又伤害自己,更伤害行业。我们希望大家把竞争的方向都放在提升饲料品质上,对自己有好处,对对手有促进,对行业更好。但如果相反,我们出的招数,对对手造成伤害,对自己造成伤害,对行业不利,那就是恶性竞争。因此,行业里多一个对手,未必是坏事。关键是对手怎么出招。

每个企业对自己的定位不一样,在行业里面会有些损招,有些阴招,我认为是客观存在的。对我们来说,第一,我们不会使用损招。第二,我们也希望在行业里,我们和大家建立良好关系,大家都能够不出损招。第三,我们也不怕损招,也有应对损招的方法。

“我认为虾这块,还是在一种博弈中,就是在技术跟病害的博弈之中,总体上依然稳定前行。”

《当代水产》:粤海去年在高档料这块表现不错,您在高档料这块是不是有一个想法?

郑石轩:今年在鱼料里,我们有几个品种做得比较大,像金鲳鱼料、海鲈料。这几个做得比较大,比较成熟。但我们还有一些,如大黄鱼料、加州鲈料等等,我们还在发展之中。这几个品种的数量、养殖量很大,但目前,它们还是以冰鲜鱼为主。那我们要突破这个瓶颈,突破这种料,关键还是技术因素,而不是其他。

从去年开始,我们已在大黄鱼料和加州鲈料专门进行研究和试验,也进行了试生产。我们目前并不急于推广,而是努力在技术上有所突破。加州鲈和大黄鱼等等这些大品种饲料,相信我们粤海会首先把它突破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根据粤海的发展轨迹,粤海对于任何品种,从来都是先做强再做大。

郑石轩:我们要么就不做,一旦决定做,肯定要做得最好。而且我们一般用三几年时间,就要做得在行业里面响当当的。所以我们要推出一个产品是很慎重的。经过深思熟虑,严格的试验,等技术成熟了,我们才会推出。一旦推出,三五年时间,就能够进一步上量,因为我们有技术优势去参与竞争市场。做市场,我们是很拿手的;做技术,我们也有很好的基础。因此,产品技术一旦成熟,我们在市场上去操作就没有任何障碍。

《当代水产》:您是如何看待今年的对虾市场,和虾料格局?

郑石轩:去年虾料市场下降了30%,我们去年的量也是在下降。但今年总体来说会比去年好。所以大家对今年都寄予希望,希望今年能把去年降的部分补回来,而且会补得更快、更多一点。

《当代水产》: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判断,觉得今年会多呢?毕竟虾料、虾养殖这块一直没有突破。

郑石轩:现在的虾病确实是很多。我们在养殖技术上,应该每年都有一些突破。我们各种养殖模式,在去年也有一些虾王,亩产过万斤,一亩赚二三十万的记录。这个养殖模式在不断发展,也是在技术上的不断突破。我相信或许在某些阶段可能病害占优势一点,有些阶段技术占优势。我认为虾这块,还是在一种博弈中,就是在技术跟病害的博弈之中,总体上依然稳定前行。

“中国这么大的淡水料容量,淡水鱼饲料的大型企业不应该只有两家,合理讲应该会有五家、六家。”

《当代水产》:您是如何看待今年7月1号要正式施行的饲料新规?这是算粤海的一个机遇吗?

郑石轩:饲料行业整合是好事,现在饲料厂数量实在太多,包括正规与不正规的。新规定会将一部分不正规的厂家淘汰掉,应该说能够整合得更少,那是符合行业的发展规律。

对粤海来讲,是不是机遇,关键是看粤海自己发展的实力。如果粤海发展得好,变得实力更强,而且这个行业里面有这样契机的话,我们会获得更快的发展。但如果相反,粤海没有这样的实力,那你粤海最终会被整合。

《当代水产》:还是那个老话题,水产饲料行业今后会朝怎样的方向发展,整合之后,未来饲料厂其实会越来越少,淡水鱼料会越来越规范吗?

郑石轩:那是肯定。因为整个淡水鱼料无论在技术上,还是管理上,都不够标准规范。第二,淡水料质量差异很大。我认为,以后淡水料的格局,不单单是一家两家独大。中国这么大的淡水料容量,淡水鱼饲料的大型企业不应该只有两家,合理来说应该会有五家、六家。这样才会是更加良性的格局。

《当代水产》:现在畜禽料的企业,或者其他行业的企业,都向水产进军,水产饲料竞争是不是越激烈呢?

郑石轩:不能这样讲。我们现在禽畜饲料往淡水饲料发展也都向综合性发展,这很正常。水产饲料也有向禽畜料发展的,例如通威和海大也有畜禽饲料,比例还不少,所以这种互相渗透正常不过。在畜禽饲料上做得好,它就一定在水产饲料做得好吗,我认为就未必。水产饲料有它的特点,它有专属的技术、管理和市场要求。并不是谁都能做得好,做得到。因此,做水产还是要有水产饲料的背景,做畜禽,就要畜禽的背景。但如果说什么都可以发展,我认为是个别的,不代表普遍现象。

本文由关于我们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不需要人见证她成长的每一个足印